足魂体育
查看: 1|回复: 0

一段情

[复制链接]

974

主题

974

帖子

2981

积分

候爵

Rank: 6Rank: 6

积分
2981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段情
      
   
      
      
    一
      
    袁洁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存钱了。那时她用的一个存钱罐儿是妈妈给她买的。妈妈告诉她,不要乱花钱,把不用的钱放在这里面,日子久了,存的多了,终有一天你看着它时,会高兴不已的。
      
    袁洁很听话,按照妈妈的话做了。每到存钱罐满当当的时候,她就把零钱换成整钱,继续放进去。有时她也想花掉,但都忍住了,或许哪天能用上吧。
      
    现在,袁洁看着这么多年存下的一万多块钱,着实兴奋了好一会。加上自己这几年的努力工作,存折上的钱也不少了。她打算给自己买套房子。
      
    按照她妈妈的话,找家合适的人家把自己嫁掉就好了。何必自己忙忙碌碌的那么辛苦。可袁洁不是她妈妈的老思想,她希望有自己的一套房子,她不想靠男人养活。
      
    她已是个三十还拐个弯的女人了。也谈过几次恋爱,但都以失败告终。她梦中,常有一个伟大的男人出现,说是梦中情人也可以。那是她要找的的人,这事可遇不可求。袁洁一直在等待着他的出现。
      
    袁洁不像有的女人,年龄大了就随便把自己嫁了。她是宁缺毋滥。到死也要等。哪怕是一辈子。她不怕嫁不出去,也不怕没得嫁。
      
    所以,她想先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住房。和父母住在一起,确有诸多不变。比如她父母有一次在客厅拥抱时就被她无意撞见,真个尴尬到极点。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必定有时是想一个人呆着的。
      
    都三十出头的人了,还和父母住,让人听了,有点太不像话了。所以袁洁坚持要买房。父母也为她出了几万块,还陪她看房子,出主意。袁洁很感谢父母的照顾。不过,她的父母还是希望她早些嫁人为好,一个女孩子住,身边多个男人,不是什么坏事情。
      
    袁洁在离市区稍远的地方敲定了一座单元房。两室一厅一卫。那位置临街,附近住宅区也有不少。看上去不是那么孤寂。如果住的地方人口不多,感觉就像是在郊外。
      
    装修上倒是颇费周折,虽然不是大动干戈,但也超过小打小闹。选防盗门 铺地板 装热水器 购买家具 安吊灯......
      
    自己的窝,哪都要亲自过目。一点瑕疵都不肯放过。两个月的忙活与等待,房子终于装修完毕。袁洁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不自觉的大牙都快笑掉了。她躺在那张长两米宽一米八的大床上,眼睛看着暖色的灯光。晕晕然就开始做梦了。
      
    梦里,那个伟大的男人面带微笑的注视着她,乐呵呵的四处打量着她的新房子。而她只是瞧着他的背影微哂着。
      
      
    二
      
    有了新房子后,为了孝顺,袁洁硬要父母去她那住一段时间。她母亲说不去了,老了不想动了。换了地方还睡不安稳呢。以后想去了,我和你爸爸就去那坐会。袁洁没有再强求。她似乎看出了一点什么:父母希望自己早日嫁了,不要再让他们担心了。
      
    住处离工作的地方有半小时的车程。如果自己驾车,不到二十分钟就可到达。袁洁早想拥有属于自己的一辆汽车,那样上哪去都方便了。
      
    以前她同学的爸爸有辆车,在和同学出去兜风的时候,那个同学教了她一会儿怎样开车。她还亲自跑了几圈。感觉不错。自那以后,她就没再碰过车。袁洁大概还记得车是怎样开的。想着想着,她的手就想握握方向盘,她的脚就想踩踩油门。
      
    她对车一窍不通。虽看过一些关于汽车的报道,但日子久了也忘完了。汽车的品牌知道几个,款型日新月异,她还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等以后有了钱,大可去仔细挑选一下。
      
    袁洁有时乘公交车去上班,有时走路过去。在公车上,她面目呆滞,双眼茫,像是得了老年痴呆症。她觉得所有的人都是呆愣愣的,没有人高兴。大家都在不情愿的活着,要不,他们干么一脸沮丧呢?走路时,她一脸平静,不紧不慢的走着。和大多数的人,并没有什么不同。那时,她在想一些事情,关于她自己的。思忖着她自己的生活与人生。想来想去,总没有个结果想出来。但她依然在走路的时候思考着。
      
    袁洁在公司里主管财物。她在财务室上班。公司里大大小小的花销都要经过她。每一笔账她都要清清楚楚的记清,老总是要过目的。除此外,还要经常去银行取钱存钱。数额较大时,公司还会派一名保安一同前往。
      
    这名保安曾经追求过袁洁,最后还是失败了。他很年轻,跟袁洁在一起时,就像是他的弟弟。袁洁说:“小弟弟,别费劲了,年轻漂亮的多的是,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保安疯狂的追求了一段时间,终于慢慢得泄了气。虽然有时还陪同袁洁一块去银行,但也不再提关于男女之间恋爱的事。
      
    袁洁有一个同学,叫罗丹,和她在同一个公司。罗丹是一个小职员。她长相好看文雅。她喜欢别人叫她美女。记她手机号名称不能用她的名字,要用“美女”来代替。袁洁搞不懂她这是叫有个性还是叫有毛病。长得漂亮也不能都让别人叫你美女吧。好像其他女人都成丑女了,就她一个人美。
      
    不在家里住了以后,什么事都得自己做。没有人会帮你。袁洁也老大不小了,跟她同龄的女人相比,有的早都当妈妈了。她到了这个年龄,做起家务来,不在像小时候帮助妈妈那样,一小会儿就不耐烦了。何况又是自己的房子。累点也是快乐的。只要是为了自己,干再多也不会有什么怨言。
      
    晚上袁洁站在阳台上看窗外的夜景,神秘又略带些恐怖。她只是偶尔的看看电视,大多闲暇时都看小说。书看多了,不知不觉就受到了书本的影响。她变得比从前忧郁了。
      
    想的也多了。她的朋友并不是很多。但真正能称得上朋友二字的根本没有。寂寞是她经常感受到的。她有时喜欢一个人呆着,有时一个人就感到害怕。怕什么,是寂寞吗?没有人回答她。
      
      
    三
      
    一天中午,袁洁下班回家。
    在一条马路的弯道上,她与对面开过来的汽车相撞了。白癜风的一些日常小问题我们应该注意
    还好司机刹车及时,但也轻轻的碰到了一起。袁洁连车带人摔翻在地。
    司机并没有逃走。下车后,查看情况。
    他询问了一下袁洁有没有受伤,要不要上医院看看。
    袁洁只是在摔倒的那一刹那,皮肤感到火辣的疼痛。但当他下车询问时,她已经好多了。
    这时个衣着邋遢的年轻人,看上去有二十来岁。一身脏兮兮的。在平时,袁洁遇上这种事,不管谁对谁错,早唇舌剑的吵了有损眼睛的事有很多很多起来。她此时并未有吵架的念头。她看着这个蹲下来询问自己伤势的年轻人。一时竟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帮她把车扶起来。看她一句话也不说。还以为她是哑巴。她的样子也没有不让他走的意思。他就转身欲走。
    “等等。”她很突然的讲了一句。
    他转过身,紧张的说了一句:“还有事吗?”
    “让我开一下你的车。”这句话像是命令似的。他不置可否。
    他把她的自行车搬上了车。他猜不出这姑娘要干什么。他现在倒是偷瞟这她的容貌。
    这是一辆五菱之光---面包车。后面没有车座,很脏,显然是拉货用的。
    他坐在副驾驶座上。袁洁坐上去,她模模糊糊得想起了她的那个同学是怎样教她开车的。
    打火,踩力合,挂档,向前走,灭火。松离合太快的缘故。他纳闷,她到底会不会开车。
    打火,踩力合,挂档,向前走,一直向前走。他在旁边都不耐烦了。
    “你挂二档啊,这样慢死啦!”
    “怎么挂?”
    他一惊,往后拉。
    灭火。挂上了四档。
    打火,踩力合,挂挡,向前走。挂上二档。一直走。
    “三挡不让你挂啊??????往前推,往前推。”
    走了一段。
    “喂!红灯呀!有摄像头你还敢闯,要罚款的。”
    “你要是练车就去驾校。我这可不是学员车。”
    “对不起,我......”
    “我还有事,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
    袁洁看着他熟练的开着车。人多时,他轻松地换挡 刹车 按喇叭 保持车距。动作潇洒自如。
    “你开车很老练的。”
    “呵呵,驾龄才两个月多点。技术还差的远呢。你刚学的?”
    “我,我才......”
    袁洁看着车子远去,竟然产生了一种不舍之情。但他已经走远了,一切都结束了。
      
    回到家,袁洁自己做饭。以前都是吃现成的,现在一个人过,什么都得自己做了。这样倒好,想吃什么做什么,不想吃就不做。不用麻烦别人叫你吃饭。
      
    袁洁简简单单的下了点面条。其实她的厨艺有限,除了很平常的一些家常饭菜其他的她什么也不会。以前她听人说过,要想留住男人的心先要留住男人的胃。她也觉得会做几道好饭菜比不会要好得多。但这很明显的是去讨好男人,如果她真的喜欢你做的饭,做什么不一样呢。有爱在,怎样都好。
      
    袁洁认为自己的伟大男人决不是个小馋猫,口味儿叼的人是不配和她在一起的。
      
    四
      
      
    在公司里,袁洁能入眼的男人真的一个也没有。她有时也抱怨好男人怎么就那么少,还是都死光了。
    罗丹倒是有个男朋友,不过她还没有结婚的打算。这年头离婚率那么高,她还不急于变成个二手女人。男人都是喜欢第一手,第二手好像就变成臭的了。男人也是个怪东西。
      
    下班的时候,罗丹的男朋友会在公司的楼下等她。她男朋友开一款北京现代,是个时髦的男青年。据罗丹说,此人还算是有本事的。袁洁不知道她说的算是有本事是不是根本没有本事。当然,没本事的人是不会开上小轿车的。
      
    袁洁和罗丹走出公司大门时,他就很亲切的叫罗丹的名字了。而且满脸微笑,吃了蜜糖一样笑嘻嘻的,像个小孩子,又像个初恋的人。
      
    罗丹就上前挽着他的胳膊或者他把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他们就一同消失在袁洁的瞳孔里请问你那有没有遮盖白癜风的物。剩下袁洁一人,袁洁感觉这状况像是对她的一种讽刺。
      
      
    五
    这世界上的事本就难以预料,谁又能猜出下一刻要发生的事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