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魂体育
查看: 3|回复: 0

[反思]似是而非----对永无开端的完结

[复制链接]

5220

主题

5220

帖子

1万

积分

皇爵

Rank: 8Rank: 8

积分
15861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反思]似是而非----对永无开端的完结

    

  合上手中的书,抬起头望着阴沉的天空发呆,某些让人烦躁的事情再次涌上了我的心头.

  一阵电子合成的咳嗽声传入了我的耳朵,随即便收到了一条消息.

  ″早啊.″很是适合他怪异性格的问候语.

  微微的笑了笑,用同样的方式回了一句.″早.″

  接着是一阵子沉默,似乎在网上他也是如现实一般的孤僻.

  ″你... ...相信命运吗?″沉默之后,竟是如此让人小儿湿疹如何治疗不会复发为难的问题.

  但为什么会为难呢?我是无神论者,本该毫不犹豫的回答″不″,但这一刻我为什么会迟疑呢?

  相信吗?不相信吗?... ...我自己竟一时难以下定结论.

  他是在开玩笑吧... ...幽默感如他的人,也会开出这样的玩笑吗?... ...他应该是在开玩笑吧.

  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轻轻的敲下了″No″.

  没等我把答案告诉他,来自他的另一条消息也到了.

  ″... ...很难回答吗?那么不耽误你看书了.″

  然后他的头像就暗了下来... ...这代表,他已经下线或者隐身了.可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代表他不再想继续和我谈下去.

  手指僵硬的悬在回车键白癜风专科北京有没有白癜风医院上.

  最终还是没有按下去.

  视线也自然的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最后,落到了那本书上.

  书名是<楚.安德佛斯>.

    

  室友们用看疯子般的眼光看着来找我的那个人.虽然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甚至有些厌恶,但有些时候我的耐性却好的出奇,例如现在,已经成功的抑制住了我想要使用暴力的冲动.

  尽管我极力的想让那似乎是善意的笑容挂在脸上,可以就是没有超过三秒.不过,我心底暗暗感叹道,他和我长的还真是像啊.

  ″我们以前见过... ...″主动打破沉默,我如此说道.

  他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哦... ...是,是吗?″

  真是可笑,没想到与我同龄的他,还竟是如此的内向哪有北京市湿疹专科医院专家简介.

  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缓慢的肯定着:″是的... ...而且,不只见过一次... ...″

  ″只是... ...你一直没有注意而已... ...″看他微有些诧异,我接着补充道.

  他不再说话,任由我的室友从他身边挤过.

  最后一个出去的人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屋子中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我微微皱了皱眉毛,不希望再继续耽误时间:″你... ...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抱歉,听说你有很多书,所以我... ...″他抬起左手,习惯性的用左手揉了揉额头.

  嘲笑,不屑,还是另一种的兴奋?反正我的嘴角再次挂上了一丝莫名的微笑.″借书吗?″

  这次换他点了点头,于是我便任由他在我的什么是泛化型的白癜风呢床头书架上去寻找他想要看的书.

  虽然床头书架并不大,但被我私自加装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挤上了近百本书.这其中不乏世界名著,名人传记,也有着一些通俗小说,严肃哲学,精神分析以及部分略显古怪,或知名度很低的书.

  ″这本... ...是关于什么的?″如何让高考学生情绪平和(二)例如他现在指的那本----<楚.安德佛斯>.

  我努力的在脑海中搜索着关于这本书的点点滴滴,猛然间,得到了一个近乎绝望的答案.

  ″嗯... ...这是一本,相对于其他书而言... ...显得很奇特... ...很微妙的一本书,没有一个人可以很清楚的说出它的内容... ...″我尽力组织自己的语言,尝试着表达某种意思.″它是译于1984年,但书上没有任何标识,没有人知道它的原作者和译者是谁,甚至是哪个出版社出版的都没有人知道,所以没有留下这本书的任何资料.″

  我抽出这本书,小心翼翼的拭去上面的灰尘,犹豫了一下,还是递给了他,同时说:″不过倒是可以说它是一本隐藏在书中内容之下的人物传记... ...″

  希望他可以理解我的意思,尽管他此时正用一种疑虑的目光盯着书的封面.

  ″嗯,那么,谢谢了,我看完之后就还回来.″

  一滴冷汗滑落,就到这里了吗... ...

  此时夕阳的余光透过阳台的玻璃,斜斜的照在书的封面上,金色的隶书,散发着一种近乎妖冶的微光.

  我睁大眼睛仔细的去辨认封面上的字.

  楚.安德佛斯

    

  我斜倚在床上,翻开了这本书.

  第一页上清晰的写着:″生于1984年... ...″

  小说吗?看来这应该不会是一本人物传记了.

  ″名为'安诺'... ...″书页右下角页码的位置这样写着.

  ... ...

  翻到第二页,上面写的依旧是.

  ″生于1984年... ...″

    

  我静静的坐在那里,点燃了一支香烟.

  薄薄的烟雾将我笼罩.

  这是怎样的感觉呢... ...真是不好的感觉啊.

  是不是不该把这本书借给他... ...果然,结局还是无法拒绝的... ...

  月光逐渐的占据了世界,窗外灯火灿烂.

  似乎今天的夜幕,降临的微微早了一些.

  我不禁轻轻的叹了口气.

    

  ″尽管如此,莱夫依旧是被许多人视作'安诺'.″这的确是一本人物传记,即使,它是如此的奇特,甚至令人怀疑它存在的意义.

  ″... ...没有人能正确的分出他们,包括他们自己有时都不能分清楚他们自己,瑞特和让就是这样的一对双胞胎兄弟.没人知道他们的父母是谁,同时也没人知道他们两人之中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因为他们从不说真话,或者是他们从不说假话... ...但人们总是相信他们,亦或是人们总不相信他们... ...反正人们总是这样说的.″

  夹好书签,我轻轻合上书,室友们都已经睡了.

  将书小心的放在床头架上,顺手关上了床头的台灯.躺在床上,竟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睡.

  室友们说我从他那里回来之后就似乎变了个人,这只说明,他们对他还有成见,其实他只不过不大合群而已.嗯,他应该只是不大合群而已.

  心里多少还是踏实了一些,于是蜷起身子,用被子蒙住脑袋,默默的数了近千只羊后,终于有了些许的倦意.

    

  从噩梦中惊醒,我猛然坐起来.

  呆坐了一会儿,我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我听到了室友们均匀而平稳的鼾声.

  抬起左手,我习惯性的用左手手背揉揉额头,竟是一身的冷汗.

  从床上爬起来,披上外衣,推开了屋门.整条走廊中静寂无声.

  我轻轻的关上屋门,缓慢的走在楼道中,步伐略有些蹒跚,昏暗而跳跃着的灯光将我的影子扭曲,拉长.

  此时的水房空无一人.想想也是,会在凌晨去冰冷的水房的,怕是除了被称作″疯子″的我之外,在没有第二个人了.

  嘀嗒嘀嗒的水声,从窗缝中吹进来风的呜呜悲鸣,这一切的一切,在寒冷的凌晨时分,都是如此的孤寂.

  心似乎被一下揪住,我下意识的转头一看,后面什么也没有,使得,确实是什么也没有.

  我回过头继续向前缓慢的走去,但为什么我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到底是什么地方有问题,我一时想不清楚,不过那种奇怪的感觉反倒是有增无减.

  水房中除了我之外是没有别人的.窗户没有关紧,寒风穿过缝隙冰冷刺骨.

  我径直的走到窗前,将窗户紧紧关上.呜呜的风声消失的同时,水滴落下的声音再度清晰起来.

  如果这时候有人看到我,那他决不会认为我是个正常人,我的脸色应该是煞白.

  在别人眼中皎洁的月光,在我的眼中早已黯淡无光,高悬天际的,是预示着血光之灾的赤月.

  跌跌撞撞的后退了两步,我瞥到了挂在水池之上的镜子.

  半夜是不能照镜子的,会看到自己的灵魂.这我清楚,但此刻就像是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所牵引,我身不由己的紧紧盯着镜中之人.

  披着的外衣依然滑落,乱乱的摊在身后,一滴冷汗也轻轻顺着额角滴落.我到底在恐惧着什么... ...

  镜中映出来的,是一张苍白的脸孔.满头的冷汗,时不时的顺着额角滴落.充斥着惊恐,无神的双眼.没错,这的确就是我,和他长的很像的我.

  突然之间,镜子中的我,发生了一些变化.

  不断膨胀的脸庞,与周围的一切剧烈的融合,极端痛苦的表情,开始从五官中渗出一些暗红色的液体.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发生在镜中的一切,直到镜中的景象变得鲜红一片.

  这是令人目眩的红色,令人沉沦的红色,也是令人毛孔悚然到头脑一片空白的的红色,名为″血″的红色... ...

  这一定是梦,我不断的告诫自己.猛然想起刚才在门口时那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当时我回头看过,后面的确什么也没有,但为什么我还是会有那种感觉呢?... ...难道有什么东西是我所看不到的?!

  我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放弃这种近乎可笑的念头.水池中的黑影也在拚命的摇头.

  这就对了!一种恐怖的念头涌入我的脑海,当时的我,为什么会没有影子!灯是在我的前方,使得,当时我正站在水房的门口,灯光是从我的正面照过来,那么我的身影就应该是在我的身后被扭曲,拉长.然而当时我向后看去,后面是什么都没有,包括理应存在的我的影子也没有!

  难得如此的冷静.如果这是梦的话,那么这一切就都可以解释了.但梦会有这样真切的感觉吗?无论是冰冷刺骨的寒风,还是从额角滴落的冷汗,令人毛孔悚然的恐惧,这些真实的感觉也会是假的吗?... ...最重要的是,在梦中的我也会做梦吗?... ...

  强烈的窒息感袭来,其本身也是若隐若现.

  像是被什么抓住了喉咙,我感觉四肢的力量正在不断流逝.

  最后残留在我记忆中的片段,是我的双脚脚尖,同时离开地面,久久没有落下.

    

  ″莱夫无法分清瑞特和让,他只能跟从人们的看法.虽然莱夫无法分清瑞特和让,但他们却能在众多人们中轻易的认出莱夫,不过他们没有必要,因为他们已经习惯被人们认错.他们知道,即使莱夫认出了他们,人们也不能分清楚他们,就像人们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喜欢还是讨厌2月14日一样.人们,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动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